看陕西 - 展示陕西魅力 再现大唐雄风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最新推荐: 甲状腺名医访谈__访西安宏晟堂中医馆李宏大夫 孙洪涛:用显微血管减压术让病人脸上重现幸福笑容
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看陕西首页 > 陕西医疗 > » 正文

孙洪涛:用显微血管减压术让病人脸上重现幸福笑容

来源: 商务中国

白衣、军服、清颜、浓眉、朗目、平易近人,虽略有倦色却依旧从容,举手投足间尽显军人的英姿飒爽;这是记者与孙洪涛主任初见时的印象。

    孙洪涛1974年出生,中共党员,籍贯黑龙江,医学博士,神经外科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现任职于武警后勤学院附属医院脑科医院医教办公室主任兼神经外六科主任。

术后翻阅资料的武警后勤学院附属医院脑科医院神经外六科主任孙洪涛

    孙洪涛主任,一位致力于颅神经疾病救治的医者;尤其是显微血管减压术治疗面肌痉挛、三叉神经痛及舌咽神经痛的治疗方面,成绩显著,年手术量愈二百例,疗效处国内先进水平,已成功开展此类手术近二千例。

    面肌痉挛又名半脸抽搐,是指半侧面神经支配区域的面部肌肉反复发作的不自主抽搐。发病初期多表现为一侧的下眼睑不自主抽搐,随病情进展,同侧的口角及面部肌肉同时受累,就像《乡村爱情》里“赵四”说话时的表情;严重时睁眼困难,严重影响日常的工作和生活。

    三叉神经痛又名“天下第一痛”,多见于中老年人。发病时主要的表现是疼痛会有明确的“扳机点”,即诱发点,多位于人中、鼻翼旁、口角或下额,洗脸、刷牙、吃饭、说话时触碰到该部位便会诱发疼痛。疼痛的性质是阵发性的、电击性的疼痛,疼痛一般会持续几秒钟到几分钟不等,随病情进展可表现为持续性,疼痛剧烈,严重时会引发眼跳、面部抽搐等痛性抽搐,患者多难以忍受,疼痛多以单侧多见。

    另外,长期牙痛且针对牙痛治疗无效者建议进行脑部检查,极少数患者牙痛可能是三叉神经痛并发症导致,希望谨慎对待。

    目前研究已明确,面肌痉挛及三叉神经痛多由位置异常的血管压迫在面神经或三叉神经出脑干处引起病理改变出现临床症状。

    如果做到病因治疗,唯一有效可行的办法就是对患者进行显微血管减压术。手术仅在耳后乳突区行一直径约为1.5cm-2.5cm的骨窗,用特殊材质的垫棉把位置异常的血管退离压迫颅神经出脑干处,一般术后7天即可出院。该手术具有微创、有效率高,复发率低的特点;是为国内、外公认的治疗原发性三叉神经痛、面肌痉挛的首选手术方法。


 

武警后勤学院附属医院脑科医院显微血管减压术手术步骤图片展示

    咀嚼肌痉挛又称Romberg痉挛,是一种临床上非常罕见的疾病,其特点是单侧的一块或多块咀嚼肌阵发性地、不自主地痉挛抽搐,这种不自主的咀嚼运动包括短时间的颤搐和长时间的痉挛。多为突然发病,痉挛可无明显诱因,亦可由咀嚼、说话等自主闭口运动或下颌运动引起。有时痉挛非常严重,患者甚至会咬唇舌,或是牙齿断裂。

    孙洪涛主任接诊过一位患病7年的22岁患者,入院后经诊断为左侧咀嚼肌痉挛。孙主任对患者进行了显微血管减压术,术后左侧咀嚼肌痉挛症状明显缓解,术后3天痉挛症状完全消失,进食说话正常。术后3个月、12个月及24个月随访均无复发及其他颅神经功能障碍,三叉神经电生理检查各项指标均恢复正常范围。

图为咀嚼肌痉挛患者术前状况

     据孙洪涛主任介绍,这个手术案例的成功,不仅是在有文献记载的成功案例中为第七例(数据来源Pubmed,根据Pubmed上检索仅有7例相关报道),而且也是对显微血管减压术效果的一次很好的验证。

    通过多年经验积累及理念创新,孙洪涛主任所在的神经内外科会诊中心与麻醉科通力合作,针对三叉神经痛,近期在国内外率先开展术中唤醒技术,即在手术完成之前,让病人恢复意识,在清醒状态下,通过触摸患者面部扳机点观察患者疼痛是否消失,以此来指导手术。这样可以在常规手术基础上进一步提高手术有效率,避免了术后无效的可能性,减少了不必要的手术操作,减少了神经损伤的可能性,在一定程度上也避免了一些潜在的并发症的可能性。

    据了解,孙洪涛主任所在的神经内外科会诊中心已熟练掌握该项先进技术,通过临床观察总结该技术具有良好的应用价值。经查新国内外尚无开展此类业务的报道。

    同时,孙洪涛主任提醒术后患者:术后早期应避免劳累、情绪激动等刺激性因素,饮食上忌辛辣、海鲜,忌饮浓茶、咖啡,要多注意休息,待受损神经修复完全后方可回归正常生活。

    以诚待人,将心比心

    孙主任的平易近人会在不知不觉中拉近你与他的关系,对人就像久未见面的朋友般亲切,与他交谈你会感觉到有一股暖流在心中回荡。

    孙主任在对患者用药方面,处处为患者考虑,尽可能减少患者的费用支出,不让他们有太大负担,让他们看病看的安心、放心。

图为孙洪涛主任为术后患者做细致检查

    在巡视病人情况时,孙主任总会细心的查看每一位病人的情况,面带笑容耐心的为患者及其家属讲述患者术后的状况及应该注意什么,患者及其家属每一次见到孙洪涛都非常高兴,脸上总充满着感激、幸福的笑容。当你看到这幅场景时,你会不自主的被感动。你会感觉到他们彼此之间的真诚、温暖,是那么的自然、和谐。

巡视病房时,孙洪涛主任与术后患者及家属交谈时画面

    出院时为了表达感激之情有人会在纸上写上一首打油诗,有人会用毛笔写几个字送给孙洪涛主任,以留作纪念,这些让他感动不已。物虽简陋,但真情无价。这或许是对孙洪涛主任以诚待人、将心比心最好的回报。

患者病愈出院时写给孙洪涛主任的打油诗

患者病愈出院送给孙洪涛主任亲手写的“妙手回春”毛笔字

    最令孙主任印象深刻的是著名河北梆子表演艺术家卫派传人王胜兰老师做的一件事。王老师就诊时已超过70岁高龄,确诊为面肌痉挛。面肌痉挛会让这位从事一辈子河北梆子表演的老艺术家离开她热爱已久的舞台,无法再进行表演。对于王老师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经过孙主任等人细致检查,王老师各方面均符合手术标准。经过显微血管减压术后,王老师的面肌痉挛被成功治愈。当年年底医院举行联欢晚会,王老师一听到这个消息就立刻带着自己的班底人马赶到医院为大家表演助兴。孙主任听说这件事后心里也特别高兴。但是他觉得这种场合与王老师见面不太合适,就避开了与王老师的正面接触。当时王老师为大家表演了3曲,当表演一曲结束后,为了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王老师一再要求一定要见到孙洪涛医生;当两人在舞台相见时,那种激动的情感难以言表,场面一时间让在场的所有人为之感动,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有些病人为了得到更好的治疗,会向医生送礼品、塞红包等。孙主任也遇见过,但都会婉言拒绝。孙主任认为用真心对待每一位病人,治愈他们的病痛是作为一名医生的天职,不需要任何附加条件,这是一名医生应该坚守的最基本的医德。同时,这也是武警后勤学院附属医院脑科医院所有医疗工作者默默坚守着的原则。

    无论何时,都会为他人考虑

    还有一件事,孙洪涛主任一直忘不了。

    2003年非典疫情突如其来,到处人心惶惶。那段时间,人们每天似乎都活在阴云笼罩之中,人人自危,每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摸摸自己的头热不热。而这时的孙洪涛早已赶往疫情的一线,深入红区。孙洪涛经常看到身边的战友被感染送入红区,每一次他的心情都非常沉重......

    当时有位感染者的状态不好,陪护的女儿看到后抑制不住心中的不快,情绪非常激动,便将所有的情绪全部发泄到了孙洪涛身上。他没有与这位女儿争吵,而是换位思考体会着她的感受,尽量安抚她,默默的承受着她的消极情绪。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安抚,孙洪涛总算送走了那位女士。回来时,他还同一起工作的护士老师开玩笑说自己被那位女士的蒜味熏陶了一个多小时,万一她被感染的话,自己肯定也跑不了了,到时候还得麻烦大家,大家听后相视一笑,气氛缓和了不少。没过多久那位女士不幸被感染,还是孙洪涛亲自把她送进的红区。随着疫情的被控制、治愈,孙洪涛再次见到母女二人时是她们病愈后来表达感谢之情。孙洪涛说再次见面时,并没有像别的医患之间闹不快后见面时的尴尬,而是非常融洽......

    其实,会有这样的结果一点也不奇怪。因为,这一切都与孙洪涛身为医者处处以患者为中心,处处为他人考虑的良好品质是分不开的。

    当问到深处红区怕不怕的时候,孙洪涛非常坦率的说开始的时候怕,后来慢慢也就习惯了,专心投入到工作中便会忘掉这一切。听到这些心中不免生出敬佩之情,他简单、质朴的回答,让记者再次感受到了他的真诚、朴实无华。

    努力不懈,终成正果

    说到为何从医,为何选择脑神经外科时,孙主任感慨万分。

    年少时,家里人一次得病住进医院。由于当时小县城医疗水平有限,家人的病总是反复,无法得到根治,最后还是请到省城里的专家才治愈了家人的病证。这件事对孙主任的触动很大,也是受到这件事的影响,年少的他决定长大以后也要当一名医术精湛的医生,帮助更多人摆脱病痛的折磨。

    实现理想的道路总是曲折的。大学时,医学院选修外科的学生都是很辛苦的,每天不但要背很多东西,还要经常练习技术。面对如此艰辛的校园生活,孙洪涛也迷茫过,不知自己的明天将会怎样。

    毕业后,孙洪涛进入现在的医院,在烧伤科轮转工作学习。每天为救治不同程度的病人依旧不停的忙碌着,但仍然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方向。后来,由于脑系科医疗人手不足、患者相对较多,孙洪涛被分配到脑系科(武警后勤学院附属医院脑科医院前身)学习。在学习过程中,慢慢的他发现自己在脑系科的发展空间相对更大、更广。尤其是在自己成功治愈了几位病人后,病人那种发自内心由衷的感谢,以及病人被成功治愈后自己内心满满的成就感,更让他坚定了脑神经外科的学习与研究。

    经过多年不懈努力,如今的孙洪涛主任终于在脑神经方面的研究越走越远。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神经外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创伤学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外科分会颅脑创伤专家委员会专家,中华医学会创伤学会青年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外科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武警部队神经外科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临床适宜技术推广专家等多个头衔;在《Neurotrauma》、《中华创伤杂志》、《中华神经外科杂志》等中外核心期刊杂志上发表学术论著文章二十余篇,参编译论著六部;获武警部队科技进步一等奖2项,二等奖三项,2012年5月获2012年度王忠诚中国神经外科青年医师奖......这一些列的成就及荣誉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值得骄傲的资本。

图为孙洪涛主任参加第10届国际神经创伤学术研讨会演讲画面

    但孙洪涛主任却很低调,从未把这些拿出来作为资本进行炫耀。当记者提到这些时,他思索后告诉记者,认为最得来不易的就是王忠诚中国神经外科青年医师奖,因为它是对自己多年来的努力最好的肯定。并且,这也是鼓励自己戒骄戒躁、继续前进、不断研究创新的动力源泉。

术后孙洪涛主任在翻阅研究资料

    不肯松懈,全身心投入工作之中

    “作为一名医生,头上顶的荣誉再多,没有病人,一切都是华而不实的、无用的;只有研究更加深入、技术更加精湛,病人都愿相信你,都愿找你做手术,而你有做不完的手术,能帮助更多人解除病痛的折磨,才是一名医生真正价值的体现。”这是孙洪涛主任对自己事业的理解,语言平凡、简单却发人深省。

    为了有一个良好的状态投身工作之中,孙主任推掉了几乎所有的应酬,注重休息,时刻保持着饱满的状态。去年,他开始培养健身这一业余爱好。每周坚持最少去3次健身房,时间紧时就改为打羽毛球一至两小时。一年多下来,他不仅摆脱了平时工作的亚健康状态,体能越来越好,还缓解了工作带来的精神压力,工作起来更是游刃有余。

    作为一名医生,本应该会为家庭带来更好的医疗咨询和服务。但是,为了支持孙主任的工作,家人很少会打扰他。让他感到最愧对的人便是自己的父母。父母年岁大了,身体难免会经常不舒服。可双亲却很少去医院找过他,每次都是自己就近找家医院看病,尽可能的不麻烦他这个儿子,怕影响他的工作。说到这里时,孙主任脸上的笑容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对家人无尽的愧疚之情。

    为了有一个更加专业的团队,孙主任每天早上都会同自己的工作小组进行交流探讨,研究分析患者病情,并对当天的工作做出规划;周末还会组织研讨会,总结一周来工作中的心得,并找出工作中的不足加以改正。

孙洪涛主任跟自己的工作小组探讨病人情况

孙洪涛主任和自己的小组成员探讨工作心得、总结工作情况

    为了取得更大的突破,孙洪涛主任同他的团队针对他们侧重研究的方向不断努力,推陈出新;同时,不断引进国外的经典手术案例进行学习并加以改进、创新;将所得学术成果进行推广,分享给更多人,希望为更多患者带去更好的治疗。

    他,淡泊名利,一心投身医疗研究,只愿医术更加精湛,得到更多病人认可,希望有做不完的手术,以此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这便是孙洪涛,作为一名外科医生对自己的坚守。

Tags
图片报道
1 2 3 4 5 6
商务赞助: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服务简介